中国企业网 中企融媒 本网聚焦 正文
疯狂铁矿石:钢企套保锁定利润 下游企业停产待降温
2021-05-11 10:22:12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在铁矿石疯狂涨价引发的产业阵痛中,上游钢企不断套保以图锁定利润,而钢铁下游行业正在焦急等待着钢市降温。

“我们已将90%铁矿石采购量做了买入套保。”一位华北地区钢企套保部门主管赵强(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尽管螺纹钢价格持续上涨给他们带来可观的利润,但面对每天都在迭创新高的铁矿石,他所在的钢企高层仍对居高不下的原材料采购成本深感不安。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越来越多钢铁企业的买入套保力度不但“水涨船高”,连套保操作模式也发生着剧烈变化。

一位华东地区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往,他们都是通过“基准价+浮动价”、长协定价等传统套保模式锁定铁矿石采购成本。但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他们意识到这种套保模式变得越来越不靠谱。比如近期海外铁矿石贸易商突然提出大幅增加“浮动价”,否则宁可毁约,此外长协定价也因定价较低而遭遇上游贸易商的各种“刁难”,包括铁矿石交割被一再延后等。

“目前我们转而加大基于铁矿石基差交易的买入套保力度。”他告诉记者。通过试水,他发现基差交易有两大好处,一是履约交割有保障,二是能更准确地反映当前铁矿石的最新供需状况变化,定价权不再受制上游铁矿石现货贸易商的“强势干预”,某种程度能降低企业原材料采购成本。

在赵强看来,尽管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企业的经营压力却未必很高。一方面他们可以在铁矿石期货市场开展买入套保,或进行基差交易锁定采购成本,另一方面则在螺纹钢等期货市场进行卖出套保,锁定较高的钢材生产销售利润。

“事实上,当前下游企业套保压力比我们大多了。”他向记者坦言。4月底以来,他已听到众多下游钢坯轧材企业抱怨原材料成本涨幅过快过猛,导致他们钢材深加工深陷毛利倒挂的经营亏损困境。

“期间我们给一些下游企业介绍我们开展钢材期货套保的操作经验与心得。”赵强透露。但这些下游且有是否愿意参与期货套保,主要取决于企业老总的个人意愿,而且他们也缺乏专业的期货套保操作团队设计专业的套保方案,令很多期货套保操作具有较强的投机性。

钢企的套保之道

面对普氏62%铁矿石现货交易价格迭创新高,赵强直言企业的铁矿石买入套保力度一直在水涨船高。

“原先我们的铁矿石买入套保占比约在65%,3月中旬企业高层还在询问买入套保比重是否偏高,万一铁矿石价格回调是否会造成买入套保操作亏损。”他回忆说。如今,公司所有高层都在力挺继续增加铁矿石买入套保操作。

他坦言,持续加大铁矿石买入套保,已成为当地钢铁企业的一大共识。究其原因,一是外贸环境变化令当地钢铁企业担心未来铁矿石进口会减少,目前全国45个港口进口铁矿库存为12957.78万吨,已出现降低迹象;二是钢铁生产高利润驱动众多钢企纷纷加大高炉炼铁产能利用率,带动铁矿石需求增加,导致未来铁矿石供需关系短期内仍趋于紧张。

“尤其是市场传闻一些铁矿石现货贸易商开始奇货可居,纷纷要求提高浮动价或长协定价才肯供货,令当地钢铁企业一下子神经紧绷,纷纷加大铁矿石期货买入套保力度。”赵强指出。

令他惊讶的是,这波铁矿石价格飙涨,也令众多钢铁企业高层意识到健全买入套保操作财务考核机制的重要性。以往,不少钢铁企业高层只关注套保部门的期货买入套保能否实现盈利,而不是结合期货套保与现货采购价格,综合评估期货套保操作的得失。如今,他们意识到只关注期货套保操作盈利与否的片面性,更关注铁矿石期货买入套保操作能否将原材料采购成本降至企业的控制范围内。

赵诚承认,尽管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得益于钢铁价格持续上涨,当地钢铁企业的经营压力未见明显增加。

“事实上,我们在期货市场双管齐下,一是在铁矿石期货市场加大买入套保以锁定较低的原材料采购成本,二是在螺纹钢等期货逢高开展卖出套利,锁定较高的生产销售利润。”他表示。甚至他发现,目前钢铁企业在期货市场逢高卖出螺纹钢套保所获得的利润,高于现货交易。

光大期货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透露,通过估算,他们发现当前螺纹钢现货交易的利润约在750元/吨,而螺纹钢2110期货合约的盘面利润则约在1090元/吨,表明市场对钢铁去产能化后的价格回升,有着较强的预期。

“在铁矿石价格飙涨期间,我们基于基差交易的套保操作占比也得到大幅提升。”上述华东地区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究其原因,这轮铁矿石飙涨行情让他们意识到“基准价+浮动价”、长协定价等传统套保模式所面临的巨大履约风险——4月以来,多家海外铁矿石现货贸易商纷纷要求提高浮动价与长协定价,甚至个别贸易商以价格谈不拢为由暂停了铁矿石供货协议,让他们接受期货公司的建议,试水基差交易进行套保操作。

他透露,为了吸引企业加大基差交易套保力度,期货公司会根据他们企业的业务特点与资金周转需要,将铁矿石采购套保操作分成保值与增值两部分,大部分铁矿石买入套保操作基于保值与风险锁定原则进行操作,小部分则通过滚动对冲等灵活操作,博取铁矿石价格上涨期间的相关套保收益。

“这也让我们感受到基差交易的更多好处,正打算将大部分铁矿石买入套保业务交给基差交易解决。”这位企业负责人直言。

下游企业的套保困局

相比钢铁企业通过多元化期货套保操作抵御铁矿石飙涨冲击,家电、建筑等下游企业的套保操作难度则与日俱增。

一位家电企业原材料采购部门主管告诉记者,尽管年初他们已对铜、铝、钢材等原材料做了大量买入套保,但鉴于当前这些大宗商品价格涨幅过快过猛,企业毛利已出现下滑迹象。

“考虑到后疫情时代国内消费市场逐步复苏,我们又不敢贸然提价向消费端转嫁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避免销量下滑),导致企业很多家电产品毛利润正进一步下滑,甚至财务部门已发出需削减产量止损的警告。”他告诉记者。

卓创分析师毕红兵表示,鉴于今年以来钢铁等众多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势头猛烈,若按原料成本比例拆分假设,若家电企业打算单独消化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则企业毛利率将受到较大影响。据监测数据显示,空调、冰箱、洗衣机毛利率或分别下降32.26%、25.09%与31.63%。

“除了家电企业,钢材深加工企业日子也不好过。”赵强告诉记者。由于热卷下游制管、钢结构等行业利润率大幅下滑(甚至出现倒挂状况),当前这类企业不但放缓钢材采购力度,还在想尽办法拓宽销路以缓解库存与资金压力。

一家国内钢材深加工企业副总裁向记者透露,4月以来他们曾向下游建筑企业提价销售,但后者均以预算有限而暂缓采购,迫使他们只能将钢材深加工产品交给外贸公司寻求出口销售。与此同时,他们正计划将钢材原材料库存拿到期货市场做卖出套保谋利,以填补企业利润缺口。

“现在我们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企业缺乏专业的期货套保操作团队,很多期货交易决策都是来自企业老板的个人判断,导致整个期货套保操作投机性非常高。”他指出。5月10日螺纹钢再度涨停,他们内部建议企业老板应加大卖出沽空力度,但他反而增加了投机买涨操作,想趁着钢材价格飙涨“大赚一笔”。

在铁矿石疯狂涨价引发的产业阵痛中,钢铁下游行业正在焦急等待着钢市降温。

在全球大通胀的大背景下,叠加国内压降落后产能的政策导向,钢价在历史高位再度拉涨,涨势凶猛让人无可奈何。

钢价的猛烈拉涨也让下游企业压力倍增,原本薄弱的利润空间受到进一步积压,下游加工制造业在产业阵痛中等待钢市降温。

贸易商大幅提价

近期来一直保持上涨走势的钢价,今日再度大幅拉涨,创历史新高已经不再是新闻。

5月10日上午,期货市场钢价在历史的最高点继续上探;截至下午收盘,国内螺纹钢期货2110合约暴涨340元/吨,轻松越过6000元/吨大关,涨至6012元/吨的高位,涨幅5.99%;热轧卷板继5月8日刷新历史最高纪录后再创新高,暴涨358元/吨,涨至6335元/吨的高位,涨幅5.99%。

现货市场方面,国内钢价继续暴涨。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北京市场螺纹钢价格已涨至6300元/吨,涨幅达500元/吨;杭州市场、西安市场涨幅均超过300元/吨,主流资源报价达到6000元/吨;全国十大重点城市25mm三级螺纹钢均价已经达到6066元/吨,较上一交易日上涨374元/吨。

今年五一节后,国内钢材现货和期货价格均迎来连续几天的猛烈上涨;包括热轧卷板、中厚板、镀锌管、钢坯等钢材价格涨幅都达到每吨数百元,令市场措手不及,部分贸易商因资金占比大幅提高而只接受现金出货,甚至出现多次价格暂停和钢厂计划停报的情况。

开源证券分析师赖福洋指出,上周无论是螺纹钢还是热轧卷板的表观需求都有不同程度的回落,但这主要是假期因素所致,市场真实成交量还处于较高的水平,目前旺季需求整体偏强势,但近期价格的大幅上涨更多是情绪层面的推动。

在预期乐观的情况下,贸易商在假期主动大幅提价,节后现货积累涨幅助推期货价格上涨,而期货的强势则进一步刺激现货价格的走高。

下游企业盈利情况堪忧

钢铁行业是国家重要的原材料工业之一,房地产、汽车、家电、机械、造船和电梯等是钢铁行业重要的下游行业,也受到钢材价格变动的剧烈影响。

今年一季度以来,钢企吨钢盈利已经超过千元,铁矿石价格飙升之际,国内钢企仍能保持较高的盈利水平,但下游企业就没那么幸运了。

业内人士指出,大企业拥有品牌优势还可以通过产品提价部分转移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小企业因议价能力弱很难传导成本上涨的压力;而不同行业采取的不同的订单模式,也让其对钢材涨价的处理方式不同。

对家电行业来说,一季度以来铜、钢材等基础原材料价格的走高,以及芯片供应的短缺,都已经为家电行业带来一波涨价,涨幅普遍在10%以上;如今原材料价格上涨持续,下半年家电企业出口订单难以盈利乃至亏损,企业接单意愿较低。

对于造船行业来说,业内人士表示,其新船订单周期一般为1-2年,前年和去年承接的价格均是按照当时的船板价格核算的成本商定价格,目前船板价格较接单时涨幅达到50%左右,前期订单出现大面积亏损,原料采购意愿谨慎。

某国营建筑企业内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公司按照发改委定期调整的基准价进行钢材采购,市场价格变动超过一定比例后,公司会直接向业主申请价格补偿,因而原材料成本可以较为顺畅的传导。

“但基础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势必带来建筑成本的走高,会影响到未来房价的走势。”该内部人士表示。

下游频现退单、毁约

兰格钢铁网研究中心副主任葛昕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的原材料价格已经显著高于下游制造业接受订单时,为了避免更大幅度的亏损,部分制造业厂商只能选择退单、毁约并支付违约金。

葛昕表示,终端消费品想要大幅提价难度巨大,无法通过价格调整传导成本压力,部分制造企业的盈利空间被进一步积压;近期,相关部门出台多条政策为制造行业减少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但本轮大宗商品涨价势头十分强势,短期内很难得到有效控制。

对家电、机械、电梯等行业来说,不少企业人士向记者表示,钢材等生产用料价格的大幅上涨,导致企业采购成本过高,大部分企业已经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用料的前提下尽量少采购钢材,期待钢价回落后再进行备货,观望意愿浓厚。

此外,随着钢价的持续跳涨,下游钢材加工企业压力逐渐增大。

唐山福海鑫有限公司负责人向记者表示,受到环保限产和唐山当地钢坯供应紧张的影响,公司正处于停产状态;但由于钢坯价格涨幅较大,下游对价格的接受程度正在下降,公司加工端基本没有利润,停产影响也不是太大。

葛昕指出,由于部分制造企业已经减少了钢材备货的量等待钢价回归理性,因而社会板材库存已经开始缓慢回升;随着钢材进出口退税政策的调整,预计下半年钢材市场就将回归理性状态,但短期内还将保持强势。

兰格钢铁云商平台监测数据显示,截至5月7日,钢材社会库存为1418.6万吨,比上周增长1.4万吨,结束八连降,环比下降14.3%,同比下降12.8%。

多位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指出,原材料成本短期内难迎大幅下降,在承受成本上升带来的阵痛时,国内制造业也被倒逼着进行产业升级,淘汰落后生产线,生产高附加值的产品以应对市场危机。(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责编: 张丽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微信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微博

  • 扫描二维码
    关注我们

    头条

关键词: 铁矿石 涨价 套保 降价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企业网”的所有作品,均为中国企业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凡注明为其他来源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3.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该事由发生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